讕言:是非不分?或是政治鬥爭?

這幾天打開電視,各家新聞台總是用大量的畫面報導著動搖國本的總統洗錢案,看著當初曾用兩次選票支持台灣往民主之路轉型下的總統與一夥共犯如此貪贓忘法,真的越看越痛心。昨天晚上,看新聞報導扁嫂說:這數十億的錢全是陳家的,外加上今天早上,媒體大量報導扁千金激動的說:瑞士將洗錢案列為國際犯罪,她說這是「政治鬥爭」,我看了真的很心寒並心有慼慼焉,因為最近也曾遭遇一樣「顛倒是非」的事情。

都被抓到洗錢的證據了、都被發現「上下交相賊」的共犯遮掩結構了、都親自承認海外帳戶了……,這麼多事實都還是無法讓人清醒,所以在這些人或已經是非不分的狂熱支持者的口中,這不是犯罪而是「陷害」或「政治鬥爭」,這都是「阿共的陰盟」或「國民黨的栽贓」,還牽拖說「別人也是這樣做的、又不是只有我」,如果都要比爛,那麼請還我兩次選票及我對民主政治的信心,因為這樣更糟,因為比原本就爛的政治團體來多了「偽善」與「說謊」,我很憤怒辛苦的納稅錢這八年來並沒有幫忙台灣更好而是成為了「陳家人的私房錢」,我很難過我剛出生的孩子就要負債,因為這八年來,台灣的每個人為了政府而從有餘到負債,說真的,我對我的選票感到抱歉,因為我的無知,而讓孩子出生而面臨了這樣是非不分的台灣社會。孩子,媽媽跟你說「對不起」。

我真的由衷地憤怒這些「死鴨子嘴硬」與「顛倒黑白」的說法,社會並沒有越來越好,因為這種是非不分的氛圍成了常態。

記得我在今年六月底前往印度拉達克協助醫療人道援助工作時也遇到這樣的狀況。在拉達克協助醫學生在當地執行志工工作時,因為當地人找我與其他協辦者一同對質一些涉及對當地商造成嚴重害的問題,我才意外發現許多謊言如何對當地造成嚴重的傷害。

這些有意的謊言其實起因於發起人意圖利用這樣的活動去收編自己的人脈與建立「善良」的名聲而爭取工作上升遷的籌碼而發生。從去年七月份初訪拉達克以來,發起人答應當地人「有任何涉及當地學校的文宣或活動需要雙方共同確定再做使用」的約定其實一直是個謊言,當地人一直很單純地認為:好心的台灣人約定2008年的暑假要來協助醫療義診與志工,但是事實其實是:當起人利用這個活動,積極拉攏有利人士並建立自己的功能型人脈,發出充斥謊言的媒體稿(把沒做過的事說得天花亂墜的有愛心與偉大,而且錯誤內容當地人一直到出版成雜誌與書籍後才得之,請見三月份天下雜誌即為一例)來建立自己的良好名聲,但是這些不負責任的行為卻導致當地學校八年來賴以維生的小額募款管道差點喊停,而且許多當地師生也遭到誤解,事後再以「當地人又不懂中文而不需要通知」來狡辯作結。甚至台灣去當地擔任義工的機票費(印度國內機票)與送去人數完全在不通知當地與討論的狀況下,要當地人先借貸來買機票(因為這樣對台灣人比較省錢)而且不管當地人是否有能力接待人數與梯次龐大的「志工團」(定義:聲稱自己有愛心去幫忙而要求當地人盛情招待但不認為尊重當地人意見是重要原則的人),最後與當地人對質,在當地人面前一付痛改前非的面貌,但回頭來卻將這一切因為私慾而導致他人禍害的惡果與過程推卸為「有人有心嫁禍的政治鬥爭」。所以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是別人的有心「陷害」或「鬥爭」才有這樣的惡果,反正自己都沒錯,都是別人的錯。其實為何不肯認錯或道歉呢?更而論這些作為都已經被證據證明犯錯了呢?

所以,這些「是事而非」的論調進而扭曲原本「用意良善且目標單純的愛心活動」,當地人受害了,單純且充滿服務熱誠的協辦人與學生受害了(甚至被扭曲成被洗腦或有心鬥爭的加害者),一切都只是「政治鬥爭」下的受害者,而原本那些因為與當地人多方對質下的「事實」反而成為了「陷害主事者的詭計」。所以這是「政治鬥爭」。而事實在權力結構下被扭曲與遮掩,最終唯一獲益的還是主事者充滿「愛心」的「好名聲」與因此活動而結交的「良好權力人脈」。

我記得自己是哭著離開拉達克的,因為我深深感到愧疚與難過:愧疚,自己身為台灣人,目睹其他台灣人利用當地人的純真而進行傷害與謀利(以醫療義診與志工團包裝來行傷害他人之實的私利),我感到痛心與對自己能力不足的憤怒; 難過,就算我們台灣人這樣傷害他人,但是善良的當地人還是用心看見單純用心在服務的協辦者與學生志工的努力,在我搭機之前,由衷地送上「藥師佛」的畫像與哈達來表達對我的祝福。我永遠忘不了在那個貧瘠的地方,身無分文的當地友人拿出對他們而言是貴重與用心的禮物–藥師佛的掛畫與哈達,告訴我:我們有看見你的用心,這裡永遠歡迎你,永遠歡迎你再回來看看我們。我聽完只能痛哭,因為我遺憾自己沒有更多的能力來保護單純又善良的當地師生與學生志工,到現在,這些痛心還強烈地存在我的心中,並成為我砥礪自己望目標前進的動力。

對於近日的新聞,我真的心有慼慼焉就是起源於這個事件。最近,這個事件結果是:主事者將無辜的學生抹黑,並終止其他學生預定好的服務計畫,說法是先前用心服務且深受當地人歡迎的學生們「不聽話」(因為沒有完全遵循主事者的「全部命令」,因為有些命令會嚴重損害當地人的權益),協辦者被抹紅,說法是「有心機要鬥垮主事者且蓄意對學生志工洗腦」,但是如果真的是別人有心挖洞來給主事者跳,那麼那些因為主事者自大而自己挖的洞又怎麼說呢?還有,先前報導不實但被廣大宣傳的媒體文章也不了了之,所以最後這還是成就了「有愛心的醫師志工」並持續在媒體報導中「偽善地」被報導,但是被傷害的無辜當地人與其權益卻不再是需要被關注的重點了。

經歷這個「是非混淆」的「政治鬥爭」,我真的非常憤怒於自己的能力渺小,我告訴自己要更努力,有更多能力來協助弱勢並阻止惡人作惡。回到近日的新聞,我的感想只有:有些人總是肆無忌憚地為自己私利而侵犯公共權益或甚至傷害他人而獲益,被證據抓到時,這些人格扭曲且價值觀變形的人總是推卸責任並以「被陷害或被鬥爭」來轉移其犯罪事實,甚至以攻擊或嫁禍他人來轉移目標,其實不管如何,唯有回到社會的正軌,以法律之並以直報怨,才能真正的讓社會公義伸張。

最後,希望法律能真正地保護台灣,給支持民主社會的每個台灣人真正的公共正義,祝福台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點滴生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