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或是民粹暴力!

2008年11月5日,真的是令人感到振奮鼓舞、卻又難堪憤怒的一天。

在這一天,美國向世人展現了「民主」的真正風範,他們用自由民主體制下的選票選出了美國史上的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其中,世人皆對歐巴馬的勝利大感振奮鼓舞的原因,在於:民主相較於民粹暴力的真締,真正的民主是可以尊重並包容多元,而且在法治的範疇下,尊重不同的自由權益與聲音,然後,努力致力於屏除在偏見或暴力結構所造成的任何型式的迫害言行。之前,令人感到走向極端價值觀的布希家族統制下的變態美國(這與陳水扁任內進行「閩南語文革」是一樣的邏輯),終於走出好戰黷武的極右派民粹暴力範疇,走向民主政治的下一個新紀元!

然而,相較於美國,台灣卻以不斷地「侵犯他人言語或身體之自由權益」的暴力攻擊事件來登上國際媒體,向國際展現了「民主政治的負面教材」:偏頗的「民主」政治,如何導致極端的民粹暴力,然而以高喊著「言論自由」來合理化加諸在他人的非法暴力言行!

最近因為大陸國台辦主任陳雲林的來訪,民進黨發起了許多抗議活動,藉此來訴諸其對台灣獨立的主張。陳雲林來訪期間,其實整個台灣都處於極強的議題張力下,包括討論許久的兩岸直航三通、金融體系互通、與兩岸食品安全通報與處理機制。當然,令許多台灣人民在意的「主權」稱謂等實質或意識型態的議題,也在陳來訪的時間內,在國內外媒體關注下與政客的炒作下,張力達到了最大點。

本文並非要討論以上的相關議題,因為每個議題要進行論述,均需在清楚問題脈絡結構下才能進行討論,這不可以簡單用個人好惡的單線思考方式來簡化問題,所以這並不是筆者這次的討論主軸。本文的討論重點,將放在從張銘清到陳雲林兩次訪台的過程中,在媒體與政客運作下的「言論自由」議題。

從張銘清與大陸學者團以學者身份訪台、到陳雲林代表國台辦來台與海基會進行雙邊會談,充斥在媒體鏡頭的畫面,除了上述議題的討論或爭論,還有愈來愈多的暴力衝突鏡頭。從民進黨籍台南市市議員王定宇率眾以暴力推倒張銘清、還有昨晚在晶華飯店外的激烈警民衝突鏡頭。除了強烈的警察與民眾相互推擠的鏡頭,居然還有現場民眾叫囂喊著:打死那些大陸人(包括隨陳雲林一同參訪的大陸媒體工作者),接著,許多大陸媒體工作者就在這樣煽動性言語充斥下,當眾被抗議民眾推擠、甚至造成傷害。更不要提,被民進黨籍立法委員與市議員等率眾包圍而動彈不得到隔日清晨兩點多的陳雲林一行人,雖然在警察維持秩序下仍無法離開。

在此嚴正聲明,我嚴厲譴責任何型式的暴力,包括以高喊「自由」卻訴諸暴力侵害他人基本自由權益的民粹式暴力!

看完新聞我非常生氣,因為當警察需依法維持秩序時,率眾挑釁合法公權力且違反集會遊行法的人(可以在法定規定範圍內進行各種型式的抗議),永遠以「兩面手法」來解讀或濫用「言論自由」。

如果依這些政客的邏輯,民主政治保障人民的集會與言論自由,那他們這些率眾進行社會暴動或滋事的暴力煽動者忘了這樣邏輯中最重要的前提是:「自由是建立在法律的範疇內,任何型式的自由都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

所以他們是可以抗議,但要合法的抗議,不是在進行抗議時,挑釁合法範圍內正在執法的公權力,或以言語或行動來對他們的基本人權進行傷害(如拿雞蛋或東西亂丟在警察或被抗議者身上、或以言語煽動民眾對警察或受抗議者或無辜的媒體工作者進行言語或身體上的暴力傷害),這種強調「自己」的自由,卻訴諸暴力、甚至侵犯他人的自由等言行,更是一種荒謬的民粹暴力型式。

然而,當這些政客高喊著「言論自由」卻又無恥地以暴力侵犯他人的言論或身體自由的言行,卻又可以在被法律依法制止或處罰時,將之用兩面手法再來追討自己的「言論自由」,進而換取自己的政治籌碼或資源。這種對「民主」或「自由」玩兩面手法的手段,只顧自己的私利而不管造成社會動亂的巨大代價,真的非常過份、惡劣與無恥!

如果像這些政客所說的是要訴諸「民主的真締」來捍衛台灣的價值,並高喊自己的言行都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這些暴力行為只是自己「言論自由」下的權益。那麼他們在非法侵入飯店等民間營業區域進行非法的抗議或聚眾滋事行為時,那麼飯店員工與住宿旅客的基本權益與自由在哪?他們在吶喊警察執法過當時,他們是在哪裡進行這些抗議行為,他們非法進入非抗議區並逼近受抗議者且以言語暴力或丟擲物品於人身來進行「訴求」,甚至煽動在場群眾對無辜的大陸媒體工作者或上次的大陸訪問學者進行言語暴力與身體上的侵害,難道這些人沒有言論自由嗎?更何論他們都只是在合法範圍內進行份內工作的無辜平民,這種動不動就訴諸「民粹暴力」(以種族、省籍或性別等進行言行的暴力)來進行對他人自由侵犯行為這算哪門子的「自由」?他們堅持自己擁有「可以這樣說」的基本「言論自由」,難道別人就沒有說別種意見或想法的權益嗎?他們說自己是台灣人要愛台灣,難道一定只能有「要說台語、恨中國豬」的方式才示愛台灣嗎?別人為什麼不能有欣賞中華文化、或喜歡說國語或其他語言但也是「愛台灣」的「自由」?

如果不斷強調台灣是個「民主」的國家的話,這類的人說的話或其暴力言行就算是「言論自由」,那麼為何跟他們意見或想法不同的人就需要被他們侵犯自由、甚至傷害?為什麼只能獨有他們那一種聲音?為什麼要去操作省籍或性別這類與生俱來無法改變的身份議題來對社會進行分化?告訴我,為什麼?這樣的手法是民主嗎?是尊重言論自由嗎?跟他們想法或言行不一樣的人,難道就應該像他們這些民粹暴民說的:「打死他!」嗎?這不是大開民主的倒車,不是就像希特勒那種納粹思想或法西斯極右派主義般,假借另一種暴力型式來合理化其專制政權與歧視嗎?

最後,我強烈譴責雙面詮釋手法下的「言論自由」,我再度強調:這種訴諸侵害平民或他們的自由權益,是「偽民主」與「偽言論自由」!請法律真正保護民主,請在合法範圍內依法行事來保障多元自由與平民的人身安全等基本自由權益!這樣台灣才會有機會慢慢更好,且民主的辛苦果實,也才不會被民粹暴力殺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時事評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